一只眉毛

坚定久吹

菜鸡画手强行给出哥一个圣诞帽:)

每次画画画到一半都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,最后都是咬牙抱着再画一秒就放弃的念头磕磕绊绊画完的。说话也是这样,写到现在已经不想写了。总是觉得自己的文字很幼稚,画面不成功。
我不知道怎么表达出我的情绪…画画真的是一件让我又快乐又痛苦的事,每一张都觉得好烂烂的让人想哭,可是不画又不会进步。我现在就好想哭啊(…

幸亏lofter没有人看,让我暗搓搓的发泄一下

苏女神生快嘿嘿:)丢图就跑

岁月

秋深诗社:

王的浪蝶:



曾经我过着平静的日子
爱看远处的山峦起伏
像极你梦中的白鸽
太阳从东边升起
西边落下

现在我过着平静的日子
有人收割了树林
一把斧头在大地上寂寞地燃烧
太阳从东边升起
西边落下

不知道你是否也在想我


2016.1.24